对话斗鱼主播蛋饼:一位草根女DOTAer的“意外”成名

在与DOTA2直播“天团”OB战队以及一众前职业选手打成一片之后,“保护我方蛋饼”这个名称便在DOTA2游戏圈迅速变得家喻户晓。而在主播蛋饼看来,自己直播事业的这次重要转折“纯属意外”。

蛋饼还清楚地记得,在几个月之前,自己的直播间还只有不到1万的关注量,然而在经过了与OB战队以及一票DOTA2明星主播“开黑”之后,如今她直播间的关注量已经超过了10万。

在这一过程中,蛋饼在观众之间的外号越来越多,有“方蛋饼”、“马超”、“超哥”、“饼子”、“带货鬼才”、甚至是“一姐”,这些虽然都只是大家的调侃,但越来越多的别称却是她“一夜成名”的侧面写照。

面对自己直播事业的突然蹿升,蛋饼显得有些慌乱,她只是将自己描述为“一个普通的、辅助打得还行的女DOTAer”,也正如文章开头提到的,她将自己搭上明星主播们的快车视作一场运气、意外,甚至觉得自己“不一定能把握得住这种热度”。

设计专业出身的蛋饼在大学毕业之后先找了一份对口的实习工作。同一时间,由于游戏陪玩行业十分火爆,她在实习期间也顺带着兼职游戏陪玩。

两份差事下,蛋饼在刚毕业期间的收入还算稳定。不过在这样的状态维持了一段时间之后,由于实习工作经常性的熬夜、加班,她很快吃不消了。

过于辛苦的实习工作并非没有任何价值,凭借自己两份工作挣来的第一桶金,蛋饼给自己置办了一套全新的电脑设备。“当时就想着尝试一下直播,就开播了。”蛋饼回忆道。

而不管是兼职游戏陪玩还是尝试成为一名游戏主播,蛋饼都是有“底气”的。据蛋饼回忆,她的游戏生涯最早可以追溯到小学时代,当时自己正在上初中的哥哥就是她的“引路人”。

“我老哥读初中的时候就和我住在一起,当时家里买了第一台电脑,他就经常和他的朋友一起玩War3呀RPG呀。”她回忆道。当时,还在上小学的蛋饼就总是坐在旁边“观摩”自己的哥哥打游戏,有时候哥哥不在家,她就打开电脑自己偷偷玩。

蛋饼显然度过了一个和大部分同龄女生完全不同的童年,从小就对War3和各类魔兽RPG熟悉的她,毫无意外地在自己念初中时接触到了当时爆火的DOTA,并且很快就从初识转变为一发不可收拾。从贴吧、朋友处听来的“爹妈大战”、“YYF蓝猫七进七出”等传奇故事都让她如数家珍,这些也都持续加深着她对DOTA这款游戏的喜爱。

从DOTA转向DOTA2,又是另外一个故事。2014年,TI4在美国西雅图钥匙球馆打响,国内战队Newbee的捧盾再一次点燃了国内DOTA观众与玩家的热情,“Hao”“Mu”双子星也成为DOTA圈讨论的焦点。

“当时‘Mu神’对着镜头比了一个‘开枪’的手势,感觉太帅了。”TI4的一幕给蛋饼留下了深刻印象。看着自己崇拜的选手们职业选手们在TI赛场上为国争光,“Mu神”的那一枪也携带着DOTA2这款游戏,刻在了她的脑海里,而这些都成为她日后踏上职业游戏主播道路的关键。

有了上述那些经历,在初步尝试游戏直播时,蛋饼已经拥有超过10年的“刀龄”,身边也聚集了一批DOTA好友。这些好友以及自己对游戏的擅长,最终让她推开了直播事业的大门。

最开始尝试直播时,由于自己有两个好友在B站直播,蛋饼便将自己的第一站也选在了B站。起初,她对自己的直播事业很佛系:“一开始就是播着玩,自己的想法是有人看就看,没人看就播给朋友们看。”

但是这样的心态并未持续多久,由于她的直播并没有多少人观看,自己对游戏玩家与游戏主播之间的差异也并不清晰,在缺少观众的情况下,蛋饼直播的第一次试水很快就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状态而结束。

她发现,自己不能保持“玩票”心态。于是在去年春节,她选择了在DOTA2观众相对更多的斗鱼“重启”自己的直播事业。

对于草根游戏主播来说,从0到1的阶段自然是最难熬的。“最开始家里人的不支持,包括自己直播也不温不火,如果不是真的喜欢DOTA这个游戏就很难坚持下去。”蛋饼将自己从玩票心态转变到职业心态的这段历程视为自己直播事业“最困难”的时期。

“最开始有时候你一天直播十几个小时也没有几条弹幕,但是你还得自己一个人不停的说话。”她补充道。

幸运的是,来到斗鱼之后,尝试转变心态并开始有意识策划直播内容的蛋饼很快收获了回报。

“我刚播的时候也没什么人看,,所以我就给自己定了单排辅助冲7000分(DOTA2中的天梯积分系统)的目标。”这是蛋饼在直播中的第一个“节目”。而就在自己达成7000分目标之后,她惊喜地发现自己的直播间中开始有零零星星的观众给出了正向反馈和评价,这也让她收获了一些为数不多但对自己直播事业影响十分关键的粉丝。

“虽然前期没什么关注度,但还是有几个观众在陪你,一直支持你,有时候你不直播,他们也会来问你,他们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动力,当时我也想着自己要慢慢把直播做好。”蛋饼说。

第一批支持自己的粉丝不仅给了蛋饼坚持下去的想法和动力,同时也让她发现,教学也许是个不错的直播内容。在此之后,她便迅速推出了自己的第二套节目——辅助从零单排。通过一边游戏,一边为大家讲解的方式,她清晰地发现,自己直播间的观众多了起来。

直播事业有了“回应”,蛋饼就忙碌起来了。起初,由于自己的粉丝观众数量少,她意识到自己必须更加“酬勤”,因此,在思考更多的直播节目外,她的直播时长也开始延长到每天10小时,有时候还经常达到12-15个小时。

而除了更加勤奋之外,她也开始更加有针对性的对自己的直播业务做定制、规划。在那段时间中,作为小主播的她开始尝试在各个时间段直播,既尝试过晚上12点开始的“午夜档”,也播过凌晨4点钟开始的“早间档”。当中午过后平台内的大主播们陆续开播后,她便会“避其锋芒”。不过由于对DOTA2的痴迷,即便是下播之后,她也仍然会带着自己的“水友”们继续开黑,“一打就打到晚上”。

有时候,打完游戏之后的蛋饼还要继续为自己充电:“我也经常去看别人是怎么做直播的,会去看看李哥(斗鱼DOTA2主播李哥Lrc)、林仔(斗鱼DOTA2主播ok林仔)、叶师傅(斗鱼DOTA2主播叶子长青K)等,跟着前辈主播们学习,想办法做一些好看的节目。”

就这样,在自己的努力下,蛋饼收获的粉丝与观众越来越多,虽然数量可能只是平台头部主播的零头,但是对于一个草根女DOTAer、一个初来乍到的职业主播来说,她觉得自己的目标已经达到了。

在蛋饼尝试的节目中,有一项便是“狙击”其他主播,而这一节目不仅为她吸引来了更多的观众,也让自己走入了OB战队成员等一些知名主播的视线。

“有一天晚上,‘川神(斗鱼DOTA2主播叫我老陈就好了)’、‘眼少(DOTA2前职业选手Sylar)’要开黑,当时他们想找个打辅助的妹子一起玩,就觉得我辅助玩的还可以,就来直播间找我,邀请我跟他们一起玩。”蛋饼回忆道。

巧合的是,蛋饼加入的队伍在游戏中撞见了由OB战队成员Longdd与被观众称为“国服第一女玩家”Axx等一票DOTA2明星主播的“黑店”,这让蛋饼出现了更多直播间的画面中。而由于出色的表现,在游戏结束后,作为OB战队元老之一的Longdd便向她抛来了一起“对黑”的橄榄枝。

蛋饼加入DOTA2明星主播们的对黑行列之后,大量观众戏称其为“陪领导打球”,而与一众DOTA2明星主播“共事”刚开始也令蛋饼有些不太适应。

“刚开始真的很紧张,因为我心里觉得他们非常‘遥远’,(他们)直播间的观众又非常多,我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注意过、关注过,也怕自己打的不好或者怕自己说错话,所以最开始就一直都不敢跟他们说话。”

但是在接触一段时间之后她发现,与这些曾经对自己来说遥不可及的“行业偶像”相处起来并不困难。

“感觉跟枫哥(OB战队成员,斗鱼DOTA2主播,前DOTA2职业选手YYF)相处很舒服,他很会照顾别人的感受,给我一种邻家大哥的感觉,包括其他人,他们给我的感觉不会很遥远,都挺亲和的。”

在这样的感觉下,蛋饼与“偶像”们相处也越来越放松,而她的节目效果也越来越好,也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直播间关注度暴涨的效果。

不过,蛋饼还没来得及享受自己直播事业蹿升的喜悦,“成名的苦”就开始困扰她了。由于有大量的DOTA2观众慕名而来,她的直播间中也不像过去那样“和谐”了。

“打得很菜的时候打开弹幕,满屏幕全都是在喷我,当时说实话确实特别的难受。”从未受过如此关注的她一开始对于观众的“严苛”还并不适应,好在如今她的学习目标更加明确了。

“我又想想枫哥、川神他们的弹幕压力比我大得多,所以我也一直在向他们学习心态调整这个方面。”蛋饼补充道。

最后,我们聊到了两个比较宏观的话题上,一个是直播生涯的规划,一个是自己的定位。在直播生涯规划上,蛋饼的回答很实在:“以后的话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方向,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如果真的想要做得更好的话,肯定是还得再去规划和思考的。但是我一时之间我也没有想好该以后要怎么样去规划,这种热度我也不一定把握得住吧。”

而对于自己的定位,她说:“我觉得大家看我直播能感到快乐就可以了,我想把自己收集到的快乐储存起来,在直播间通过我自己来传达给大家。”

这两个回答让我想起了她对自己的描述:一个普通的、辅助打得还行的女DOTAer。